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生命至上!62天人工肺→移植新肺 老崔重获新生-中新网

2020-05-20 12:44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对于一些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救治,清除了体内的新冠病毒还远远不够。有些患者由于复杂的基础性疾病合并症等多种原因,依然处在病重、病危状态,需要靠呼吸机、ECMO 等来维持生命。为了这些患者的康复,国家调集多方力量,不遗余力,对他们进行全力救治,这样的努力从未停止。

  总台记者历时近两个星期,记录了武汉一场特殊的手术。

  肺移植,危重症患者生的希望

  4月18日的武汉汉口火车站,旅客中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。

 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肺移植专家组组长、 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带领团队来到武汉,此行的任务,是对一些危重症的晚期的新冠病人进行评估,能做肺移植的就做肺移植。

  接受命令紧急来到武汉的陈静瑜团队,是国内顶尖的肺移植领域的专家团队,此前,他们已经在无锡成功实施了两例新冠肺炎患者的肺移植手术。他们的到来对于这些患者来说,多了一项治疗的选择,也多了一些生的希望。

  此时的武汉,有将近四十名病人,他们新冠肺炎虽然治愈,但是由于高龄、复杂的基础性疾病合并症、长期插管治疗引发的细菌感染等等,依然无法摆脱有创呼吸机、ECMO 人工肺等生命支持设备。

 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ICU病房,65岁的崔志强,由于新冠肺炎导致不可逆的肺纤维化、呼吸衰竭,已经使用ECMO人工肺六十多天。

  对于危重症患者来说,ECMO人工肺能够迅速改善病人的缺氧情况,让病人自身的肺得到休息,但它仅仅是一个生命支持系统,是一个临时的手段,最终病人是否能够康复,要看患者自身的肺能否好转。ECMO人工肺已经使用了六十多天依旧不能够撤机,这对于崔志强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,感染和多脏器衰竭的可能性变大。肺移植,能否帮助他渡过这个生死关?

  “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案例”

  第二天一早,专家们开始忙碌起来。崔志强必须要通过一次全面的CT检查来决定是否符合肺移植的条件。CT室在另一栋楼内,步行只需要十分钟,然而运送这个病人,却处处充满了风险。

  做CT检查,按惯例只能病人一个人在检查室,但是周晨亮等两位医生却穿上铅防护服留在了里面。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放射科主任陈军介绍,崔志强既上了ECMO又上了呼吸机,一旦脱落会对病人造成不可逆的伤害。因此,医生要在患者身边陪同,避免任何意外的发生。

  CT检查的结果,病人的肺功能评估不可逆,但其他的脏器功能还很完好,感染控制得很好,这让肺移植成为可能,并且越快实施越好。

  然而,肺移植手术本身就很复杂。同时,病人曾经得过新冠肺炎,再加上,病人使用ECMO时间长达六十多天,此前绝无仅有。

陈静瑜:

  我做这一例新冠肺炎病人的肺移植手术,顶平时做一百台普通肺移植手术。他的呼吸机加ECMO已经用了62天,再做双肺移植,目前为止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案例。

  “应治尽治”!一切都变得紧迫起来。全国范围内有没有合适的供肺?手术如何保证万无一失?国家卫健委组织了一个由国家专家组成员、无锡人民医院的医生、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多学科医生组成的专门团队开始行动。

“这个病人跟ECMO是相关的一种出血,是非常大的挑战。”

  “血小板、血浆,新鲜血浆这些东西一定要到位。 ”

  “最终的结局谁也不能保证,但是不做,结局就是显而易见的。你们就全力放手去做,我们去给你们做后盾。”

  “不遗余力、不惜成本、不惜代价。”

  会议上,多名医生针对崔志强的治疗方案进行了翔实的讨论。

  幸运的是,从云南昆明传来消息,一名脑死亡患者的肺和崔志强配型成功,家属同意捐献。崔志强的肺移植手术进入了倒计时。

  新肺从昆明空运至武汉 有效期只有12小时

  从病人所在的ICU到手术室,分属两栋楼,需要搭乘两部电梯,穿过室外污染区,陈静瑜要求模拟走一遍路线,确保万无一失。

 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胸外科主治医师 胡海丰:我们就是不知道要多长时间,我们只能尽量优化流程,越短越好。

  准确计算时间,是为了无缝衔接。为了减少供肺进入受体内的冷缺血时间,在供肺抵达病人手术台边时,病人的病肺需要刚好切除,等待着新肺的放入。

  经过严密的论证,手术将在4月20日进行,供肺将搭乘当天下午15:09的飞机从昆明飞往武汉。

  供肺从供体内取出后的有效时间只有12个小时,除去肺移植手术时间,留给路上的时间只有不到六个小时,4月20日,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开始了??

  13点25分,云南昆明,供肺成功取出。

  15点09分,搭乘着爱心肺源的南航飞机从昆明机场起飞飞往武汉。

  16点48分,飞机落地武汉。

  17点43分,肺源经由武汉交警护送,顺利抵达手术室。

  16点,武大人民医院东院,崔志强被推进手术室准备进行开胸手术。

  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手术,穿着三级防护让操作变得异常艰难,对医护的考验重重。

  “有血就有命!”10000毫升血,相当于一个人身上的血被换两遍多。接近午夜零点,这场戴着正压头套、穿着防护服、历时八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。

  35人专家团队 守护老崔的“新肺”

  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病人获得了生的转机,崔志强仍然是在ECMO人工肺和呼吸机的帮助下进行呼吸。转回到ICU的他,还需要闯过好几道关,首先要考验的是,一旦撤下ECMO人工肺,他的新肺是否能够正常工作,有没有术后的排异反应?围术期的管理至关重要。一个人数达三十五人,由来自浙大一医院、无锡人民医院和武大人民医院的医护共同组成的围术期管理小组,对病人进行严密的监护。

  经过术后将近两天精心护理,专家组决定,尝试撤下ECMO人工肺。

  停ECMO机、阻断、拔管...。。“现在他的新肺在工作了,他的新肺功能非常好,功能非常好!”

  新肺在崔志强体内开始正常的工作了!然而,由于长期卧床,术前崔志强的全身肌力几乎为零。医院成立康复专家组,制定了包括感觉刺激、关节活动训练等一系列康复计划,帮助他恢复肌肉力量。

  肺移植手术7天后,陈静瑜来到老崔的床边。

  陈静瑜:老崔,我们把你的肺换了,不要害怕了啊。你这个肺很好用,非常棒!这是最好的专家来给你做的手术。你自己也要努力听到没有?

  崔志强的神志很清醒,他很有信心完成接下来的康复过程。

  5月6日,崔志强康复良好,并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同家人视频。

  在崔志强肺移植手术后,陈静瑜团队又在武汉为另一名病患实施了肺移植手术,目前患者已经脱离ECMO人工肺。

  徘徊在生死线上的危重病人,病情都很复杂,挽救他们的生命,需要多团队多学科的高水平协作。在这场和死神的较量中,为了寻找最佳治疗方案,各个学科的专家们殚精竭虑。每一步的决定都要最科学,每一步的施治都要最谨慎,每一步的看护都要最细心。

  而自始至终,这一步步的坚持背后,是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,是不言放弃的耐心,是不遗余力、不计成本、不惜代价,是生命至上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